今天是:
职工文学
职工书画
职工摄影
·当前位置:湖南工会网 >> 职工艺苑 >> 职工文学 >> 内容阅读

一棵桂花树

来源:《湖南工人报》 时间:16年07月19日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雨夜,闲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看到一段关于神树之威的记载:“清苑张公钺,官河南郑州时,署有老桑树,合抱不交,云栖神物。恶而伐之。是夕,其女灯下睹一人,面目手足及衣冠,色皆浓绿。厉声曰:‘尔父太横,姑示警于汝。’惊呼媪婢至,神已痴矣。后归戈太仆仙舟,不久下世。”掩卷而思,中国的乡土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在稼穑之余,总是热衷于把一些驱邪避灾的美好愿望寄托在民间的一些事物上。我那红丘陵深处的村庄也不例外,例外的是其他地方的神树是榆树或槐树之类的树,而我村庄里独独是村庄对面半山腰上的那棵桂花树,并且是整个村庄唯一的一棵桂花树。

  小时候的我总是对此纳闷,天真地以为神树当然是最好的树木,要不,怎么能显灵庇佑村庄里的芸芸众生?况且头发花白的祖母总是对我说,别去爬桂花树折桂花树,会亵渎神树,夜晚会肚子疼。听着祖母那郑重其事的嘱咐,我频频点头,幼小的心灵对神灵充满敬畏。

  我从来不敢走近桂花树,生怕自己哪里一不小心就冒犯了神灵,生怕夜晚肚子疼。很多的时候,远远地观看着,看着那巨大的树冠如巨擘,撑起一片庞大的荫凉。那些细长的枝枝相交通,密集的叶叶相覆盖。这是多年无人修剪的结果。换作一般的树,都被村里的乡亲砍去一些老枝丫,当柴火烧饭取暖。因此,山上除了荆棘丛生的几棵树有多年的老枝丫,其余的都被狠狠地“修剪”过,有些甚至命运多舛,惨遭过度修理,只剩细长的主树干,显得极其孱弱,如营养严重不足的孤苦孩子。遇上狂风,一些折断,一些还在风后保持风的姿态。桂花树因为多枝多叶,长得并不高,从山下仰望,就像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婆婆,但全身的绿衣裳格外的醒目,有时候,在阳光的照耀下,还有些晃眼。祖母每每看到绿意盎然的桂花树,总是喜上眉梢,小嘴不停地唠叨:“桂花树越绿,村庄越平安,神树在使劲地保佑我们呐!”

  长大点,我也敢和大伙儿去桂花树下玩耍了。在树下,我总能看到一堆堆燃尽的纸灰烬,偶尔还能看到没燃完的烧纸。有时候,还有一些香烛和几只瓷碗。这些东西都是村里的乡亲在树下求助神灵保佑时祭祀留下的。其实,当时,我也总有一点小小的疑惑:为什么来祭祀的总是家里受灾遇难的苦人?他们本来很苦,还要遭灾遇难。而那些稍微富裕的人怎么就啥事都没有,是不是神树也嫌贫爱富?这些想法是断断不敢讲出去的,直到在心底像纸一样燃尽,再被岁月的风吹散。二狗子特别胆大,竟然敢拿树下的碗去装刺莓。来到树下,一粒一粒捏起往嘴里扔,吃得有滋有味。他叫我吃,我连连推开,不敢伸手。

  神树给我们这些孩子最大的好处还是避雨。夏天,我们在山上放牛,一阵风从对面山头吹来一片积雨云,风生雨起,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径直打了下来。我们急忙往神树下跑,齐刷刷地聚在树冠下。这时候,神树就像一只巨大的母鸡,用它庞大的翅膀护着我们这些唧唧喳喳的小鸡,给我们温暖。当然,神树还有一个最大的妙处,每年八月,它慷慨无私地把所有的芬香都随风送进我们居住的村庄。整个八月,整个村庄都笼罩在清香的巨幔里。辛勤的人们闻着香味撩开雾纱赶往田间地头劳作,闻着香味踏着暮色回家。那个时候,人们的心情格外的清爽,都似乎在无声地享受着神树的恩赐,都特别珍惜这一年一度的美好时光。

  几度桂花香悄然飘逝,转眼间我这个孩子从乡土上移植到了异乡,但那些浸魂蚀骨的幽香依旧在心原萦徊,从不曾消退。周末去城南公园,发现很多桂花树。这些桂花树都离乡背井来到了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把原本应该撒在无边乡土上的清芬撒在了城市难得的空隙里。城市是霸道的,而乡村是无辜的。这么想时,我苦笑置之,转而庆幸我村庄里的桂花树安然无恙,依旧安之若素地守望着它脚下的村庄,把那些难得芳香全部献给它的子民。

文章作者:袁道一 / 责任编辑:李俊
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全省瓷艺高手角逐“湘字号”工艺大师(17年09月20日)2017全省工会帮扶贫困家庭子女上大学活动启动(17年08月25日)
专题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帮助网站地图收藏本站工会维权热线:1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