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职工文学
职工书画
职工摄影
·当前位置:湖南工会网 >> 职工艺苑 >> 职工文学 >> 内容阅读

读书人之“最”

来源:《湖南工人报》 时间:17年07月17日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在古代,想当文官,必须读书。有名的文官史传里经常会出现“博览群集”“淹贯经史”“于学无所不窥”之类的套语。科举制度实行后,书更是成了敲门砖,大家为当官读书来了,读个胡须扫鸡屎,读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唐太宗有一天在端门看见新考中的进士鱼贯而入,高兴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后人有诗曰:“太宗皇帝真长策,赚得英雄尽白头。”

  这些人里读书最辛苦的要算孙康和车胤。孙康是晋国人,少时酷爱读书,很想夜以继日地读,但家境贫寒,无钱买灯油,到了冬天,昼短夜长,漫漫长夜只有默默背诵或回忆白天读过的书。一年的冬天,天气格外寒冷,一连下了几场大雪。夜晚,他拥着单薄的被子,听着呼啸的寒风,正在床上背书,突然发现窗口越来越亮,披衣出门一看,原来是白雪把窗口映亮了。孙康突然灵机一动,借着雪光是否可以看书?拿竹简出来一看,果然字迹清楚,比一盏小油灯还强。从此以后,孙康经常夜里蹲在雪地里映着雪光苦读。晋朝的车胤与孙康类似,没钱买香油点灯读书,夏天的夜晚,就用白绢做成透光的袋子,装几十只萤火虫照着书本读。小时候,我读了萤囊映雪的典故,很不以为然,这样读书不是很快就将眼睛看坏了吗?以后还怎么读呢?夏夜我爱捉萤火虫玩,有一晚我捉了几十只装进透明塑料袋里,拿书本靠近看,根本看不见字,我疑心萤囊映雪是古人编出来的。

  读书最轻松的可能是陶渊明,因为他最没有功利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我最欣赏这种读书态度。

  读书最下得了狠心的要算苏秦。他头次出山,灰头土脸大败而回,形容枯槁,衣衫褴褛。家人对他很冷淡,妻子不理他,嫂子也看不起他。他下定决心,要发奋读书,做一番大事。他昼夜苦读,读书到深夜时,非常疲倦,常常打盹。为了克服困乏,他想出一个办法,准备了一把锥子,一打瞌睡,就用锥子往大腿上刺一下,使自己保持清醒,继续读书,最后鲜血都流到了脚上。再次出山时想必他的大腿早已锥痕累累,以后周游列国,配六国相印,得到的荣誉未必有大腿的伤疤多。

  读书最静得下心的也许是狄仁杰和范仲淹。狄仁杰少时,家中有个门人被害,衙门里来人调查,家里吵得厉害,他若无其事地念书。小吏上前责问他,狄少年答曰:“我正在书中与圣贤对话,哪有闲工夫跟你这俗吏说话?”范仲淹在应天府书院时,一次宋真宗路过,诸院生争往观望,唯独他坐诵如旧。同窗很奇怪,说:“皇帝来了,你还不去看?”他说:“日后再见,也未必晚。”好家伙,比有人乘轩冕过门而仍然读书不顾的管宁更厉害。

  而读书最得会心的可能是诸葛亮了。他与徐庶等游学时,别人都“务于精熟”,他“独观其大略”,后来在隆中分析天下大势也跟他看书的态度相类,仅概其大略,这与陈平分割天下如宰肉一样的气势恢宏。

  事情总有例外,读书最少官位最高的大概是赵普了,据说他生平只读过一部书——《论语》。他以半部《论语》辅宋太祖定天下,又以余下半部《论语》助宋太宗致太平。他的心计与经验弥补了读书少这个缺陷。不过他作宰相时,太祖劝他多读些书。他晚年手不释卷,散朝一回到家就打开书籍诵读。没准他还读了《论语》之外的书,只是史家不载。

  历史上,昏君其实很少,帝王多爱读书,不读书怎么能玩转政治?而康熙创了皇帝读书之最。康熙尝言:“读书一卷,即有一卷之益;读书一日,即有一日之益。”他好学不辍,5岁开始读书,8岁登极,日日必读儒家经典,字字成诵。十七八岁时,读书过劳,至于咯血,仍不肯休息。24岁时,在内廷设南书房,选择汉儒为侍读学士,常侍左右讲究文义。平三藩之乱期间,战局迅变,军报频至,京师军民,惶惑不安,翰林院奏请隔日进讲,康熙不听,曰:“仍每日进讲,以慰联倦倦向学之意!”31岁南巡,舟停南京长江燕子矾,夜至三更,仍不废读。又和儒臣研讨哲学,常至夜深。晚年仍孜孜求学,手不释卷。他苦心读书,是为着经邦治国。康熙说:“朕自幼好看书,今虽年高,犹手不释卷。诚以天下事繁,日有万几,为君者一身处九重之内。所知岂能尽乎?时常看书,知古人事,庶可以寡过。”

  古今读书最多的人是谁?杜甫有诗曰:“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可以推测杜甫读的书之多。清朝的陈梦雷,主编了一万卷的《古今图书集成》,读的书之多可想而知。鲁迅、周作人兄弟博学,天下皆知。陈寅恪和钱锺书,读的书据说远比周氏兄弟多。但以上诸公与19世纪英国的亚克敦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亚克敦是一位勤奋刻苦、不倦读书的历史专家,他一生读书七万多卷,一般的图书馆能有这么多藏书也相当不错了。这个读书吉尼斯纪录看来非他莫属。但是他还有另一项记录,他读了一海洋的书竟不能从中寻出一个自己的创见来,他没有自己撰写的论文,更没有给后人留下什么论著。他把无数知识充塞于头脑但始终未能编织出新的知识光环。欧洲的学者无比钦佩他惊人的读书毅力,但却难于接受他的这一读书方法,因此人称之为“惊人的博学”和“可怜的生涯”,是“一个令人痛心的读书悲剧”。这算是另类读书吉尼斯纪录了。看来,书不在多而在精,在活学活用。做书虫不错,但要能从书中钻得出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后者指的是对社会的参与和对生活的体验,这似乎更重要些。可以读书死,不可死读书,也不可读死书。

文章作者:汪翔 / 责任编辑:李俊
相关文章
图片新闻
全省瓷艺高手角逐“湘字号”工艺大师(17年09月20日)2017全省工会帮扶贫困家庭子女上大学活动启动(17年08月25日)
专题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帮助网站地图收藏本站工会维权热线:12351